🏆🏆🌈【备用网址yabovp.com】博亚体育app下载,最新平台|主页【人间万事细如毛,我有小事大如斗】,【苦难一事,世间何其多,有何奇怪?任何一个身世坎坷的孩子,谁缺这个?可奇怪之处,在于吃苦二字,怎么一个吃法,人间苦难,不消说也,说不得也】

看完下面的故事,让我们发现,学术地位太高的人更适合做研究,如果当了总统,多少有些纸上谈兵、过于理想化、缺少变通。尽管威尔逊开创了美国的自由主义大战略路径,但也正是威尔逊让美国开始强调意识形态对抗,威尔逊对美国后来的冷战思维形成和美苏意识形态对抗产生了深远影响。

伍德罗·威尔逊是美国第二十八任总统。少年时代就醉心于政治,他曾获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博士学位,是美国“学术地位最高”的一位总统,是一位杰出的资产阶级政治家。他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之最杰出的六位总统之一,近代史上是具道德使命的政治家、“联合国”的启蒙者、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他首先承认了“中华民国”,并在国际间呼吁“尊重中国主权”;他第一次提出了同之前西方国家崇尚的武力解决问题针锋相对的理想主义政治理念。他影响力巨大,连他喜欢打的高尔夫球,后来都成了世界各国总统的仿效。

不过也正是他,让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没能如愿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奔赴欧洲战场,最后加剧了对罗斯福总统的打击,让罗斯福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威尔逊崇尚自由民主,与罗斯福总统的权力大棒政策相冲突,两人政见不和。

如绝大多数并非平庸的美国总统一样,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从未获得过哪怕是大体一致的评判:人们或钦佩他,视其足以“媲美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或鄙弃他,将其看作“自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之后最为糟糕的总统”;或在最初把自己当成“威尔逊总统虔诚的学徒”,却在随后变成他的“背叛者”;或是起先认为威尔逊是“天真、幼稚的”,但在之后发现其事实上“领先于他的时代”。虽然其中的绝大部分论者都承认威尔逊在美国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做出过卓尔不群的贡献、享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因论者本身的价值判断和利益认知大为不同,从而使其对威尔逊的“贡献和地位”的评判也大相径庭。

“他在联邦政府机关中引入了种族隔离政策,却又帮助维护了妇女投票权;他担忧民主在战争期间的命运,却又对美国的自由进行了有史以来最为持久的攻击;他促进了被压迫民族自决的实现,却又干涉了包括墨西哥、俄国在内的诸多独立国家的内政”;他以“他让我们远离战争”赢得第二任期,却又最终引领美国介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他将国家平等视作战后世界秩序的基础,却又拒斥小国在构建新秩序的过程中发挥作用;为推进世界政治的民主化进程,他主张推行公开外交,却在巴黎和会的会谈中将其抛弃他试图赋予美国在战后世界新秩序中的领导地位,却又不愿因此失去美国的“行动自由”。

正是这种至少在表面上集于一身的矛盾取向——尤其是威尔逊在其国际秩序构想及实践中所展现出来的,引致了人们对其经久不断地研究、探讨和争论,从中似乎可以发现存在着两个截然相反的伍德罗·威尔逊。

1856年12月28日威尔逊生于弗吉尼亚州的一个牧师家庭,他从10岁时才开始学习,由此显示他并非“天才少年”,他随父母迁居各地,在不同地方生活上学,1879年从新泽西学院(普林斯顿大学的前身)毕业。威尔逊曾在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学习法律课程,但没有毕业。他在弗吉尼亚州做律师时发现自己对学术研究更有兴趣,于是进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博士课程,30岁时获得历史与政治学博士学位。威尔逊拿到博士学位后,先后在布林茅尔学院(Bryn Mawr College)及威斯理安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任教,并于1890年回到普林斯顿担任教授,讲授法学和政治经济学,从此成为一名校园内的学者。

威尔逊的研究兴趣集中在政治领域,他对宪法、国会运作、行政与立法之间的关系等,都有精湛的分析见解。他的力作《国会政体》(Congressional Government: A Study in American Politics)不但成为国会研究领域的经典之作,而且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还被翻译成中文,推动了中国对美国政治的研究。威尔逊是“学术地位最高”的美国总统,曾长期执教于普林斯顿大学,曾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也是公共行政学的创始人。

威尔逊的人文教育理念:关于人文教育,一个有趣的特点就是它完全不考虑人们怎样才能直接从这种教育中挣到钱。……如果你仅仅受过一点文学教育,你是无法走入人生的,除非你已经从中领悟到某种东西。……而任何受过人文教育的人都可以一出来立刻就靠它挣钱谋生。接受过最多人文教育的人一出来就立刻能挣钱是因为挣钱的一个要素就是有见识——知道你是谁,知道你在哪里,知道你需要什么,能够懂得别人向你说明的事情。人文教育应该包含现代学术的内容。

它应该有语言的成分,有哲学的成分,它应该有自然科学的内容,还应该有一点历史的内容。许多领域都有这种看不见的东西,例如在政治领域就是这样。你从未看见过政治。你的想象力无法设想政治是什么模样,除非你为了理解你的同僚而对之有过广博的研究和广泛的阅读。政治家的奇特之处在于,他是一个你一旦置身同样的环境中也会与之一样的家伙。因此,理解一个政治家,你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理解你自己,并对心理学有较为广博的了解。

人文素质教育就是要把人的心智塑造成这样,以使其所有的能力,就像全身的肌肉一样能够一齐行动起来,能够得到某种程度的发展,获得某种程度的规范和均衡。从而,人的心智也像人的躯体一样,能够置身于世界的严峻形势之中而不胆小气馁、丧失勇气;而且能够随时转向正确的方向,甚至做得像运动员一样灵巧和优美,也不被紧张和压力所压垮,且能够容纳和协调多种能力,使之联合起来承载压力。

伍德罗.威尔逊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在普林斯顿大学度过。开始在那里做教授,后来成为校长。之后他又当选新泽西州的州长。当上州长之后没多久,因为政绩不俗,他成为1912年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上呼声很高的候选人。

1913年3月4日,一位新的国家领导人站在了美国人民的面前,他就是伍德罗.威尔逊,美国历史上第28任总统。威尔逊是人,他相信进步派理念,认为政府应该在社会改革中发挥积极作用。

1913年3月4日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宣誓就职第28任总统,而此时离他卸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不过3年。3年前他被迫卸任校长时,恐怕没有人能想到他从政后,会从一个学者型的教授迅速成为总统;而他也是南北战争以来半个世纪中,第二位入主白宫的总统。威尔逊在任期间实施各项重大改革、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倡议“十四点和平原则” (Fourteen Points)推动成立国际联盟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威尔逊发明了美联储!将设想中的中央银行体系称为联邦储备系统。根据他的计划,美国将被分为十二个区,每个区都有自己的联邦储备银行。这些银行不对公众开展业务,而是“银行的银行”。联邦储备银行将发行一种由联邦政府支持的新货币。最重要的是,这个新银行系统的领导人是由政府指定的,不是由私人企业来决定的。*阻止富人用国家资源谋私*

结果,银行家、企业主和他们在国会中的代言人都强烈批评威尔逊的建议。他们说,政府控制银行就是搞社会主义,不是资本主义。

但是威尔逊拒绝修改他的建议,最终国会屈服了,接受了威尔逊的建议。而银行家们没用多长时间就发现,新的银行体制其实要好于旧体制。今天,联邦储备系统是美国政府最重要的机构之一。

威尔逊要求国会出台新的立法,以控制垄断企业或大托拉斯的权力。垄断企业和托拉斯指的是控制整个行业的巨型企业和企业联盟。威尔逊建议出台一部新的反托拉斯法,以控制大垄断企业的行为。他在国会的支持者起草了一个议案,列出许多将不再被允许的商业活动。例如:企业将不准为了减少竞争或实现垄断而设定产品价格;不能购买竞争企业的股票;不能要求零售商拒卖自己竞争对手的商品。

威尔逊在竞选期间关注的主要是国内问题,但不久之后,他就不得不花越来越多的时间来解决国际问题。他面对的第一个重大问题发生在美国南部的邻国墨西哥。

威尔逊没有什么处理国际问题的经验。不过,没过多久,外交事件就开始占据他越来越多的时间。让人惊讶的是,虽然威尔逊在国内政治上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就,但后来的人们一提到威尔逊政府,记得最多的却是它的对外政策。威尔逊的对外政策充满了崇高的理念和政治勇气,但同时也写满了激烈的斗争和破灭的希望。

虽然当代美国总统在讲话的时候几乎从未提及伍德罗·威尔逊的名字,但我们依旧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在那一战一百年后依然不绝于耳的回响中,威尔逊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晰。

奥巴马在西点军校发表讲话的时候,就美国的世界地位所做的定义与威尔逊可能已经做过的非常相似:维持国际秩序,保卫人权,永远沿着美国的道路前进。小布什虽然在很多方面与奥巴马差别明显,但也同样表露过威尔逊式的理想主义,就在他声称自己是一个与威尔逊相反的现实主义者的时候。小布什在第二次总统就职演讲中,就直接按照威尔逊式的剧本,宣布了“消灭世界上所有的终极目标。”不过,这一目标现在尚未达成。

当一战于1914年夏季爆发的时候,威尔逊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起初,他很少提及萨拉热窝事件所释放出的外交灾难。威尔逊于7月27日,也就是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的前一天召开记者招待会,用温和的口吻说道“美国从来没有插手欧洲事务的企图。”而他在三缄其口的同时,也遭遇了一场个人危机。那年夏天,威尔逊的爱妻艾伦生命垂危。当女儿问起日益密布的战争阴云的时候,威尔逊只是简单的回答道:“我现在什么也想不了,真的什么也想不了,因为我的爱人正在受苦。”8月6日,艾伦离开了人世,而就在这时候,一战爆发了。

是的,在那个至少和现在一样,充斥着各种各样与全球化相关的陈词滥调的时代,战争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爆发了。虽然威尔逊对此保持沉默,但战争爆发所造成的惊恐还是反映在了他的沉默之中,而这种沉默正是源于某项历史悠久,要求避免就人类福祉夸夸其谈的总统传统。乔治·华盛顿在发表告别演说的时候,特意规劝美国人民不要涉足境外冲突。门罗主义在要求欧洲不得干涉美国事务的同时,也提出了美国对欧洲事务的不干涉政策。西奥多·罗斯福则说出了“温言在口,大棒在手”的名言,对沉默同样表示支持,即使他有时没有做到这一点。

此前的总统也表达过类似渴望:托马斯·杰斐逊在第一次就职演说中宣称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希望”,林肯也常常用渴望的话语表达类似的情感。不过,这些评论只是在表达一个难以实现的愿望,不但从未形成一个政治目标,而且很少要求对欧洲事务进行干涉,尽管要在欧洲找出违犯人权的案例和另找一个小山坡一样简单。

1917年春,威尔逊开始发表一连串的政治声明,打破了先前的沉默。他将战争定义为匡扶世界正义的尝试,而不是军事演习。忽然之间,一种全新的人权语言从一位总统的口中娓娓道出,宛如从布道台上传来的声音,而这种声音也首次得到了美国的全力支持。

2月26日,威尔逊放出了美国参战的信号:他要求国会宣布“武装中立”原则,以保卫全世界的“基本人权”。3月5日,威尔逊在第二任就职演说上宣布要为“自由人类的原则”而战。4月2日,威尔逊在战争咨文中宣布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开启,在这个时代里,美国不但要捍卫世界的民主,而且要捍卫公海自由,小国的独立,国家统一权等各种各样的权利,让自由之花最终开遍全世界。

威尔逊主张,并非仅是德国的“军国主义”构成了一战爆发的根源,英国的“海权主义”同样难辞其咎。因为“大英帝国对海洋的绝对控制”也构成了“国际争端的来源”。只是相对于英国来说,处于专制制度之下的德国更有可能无视民众的和平诉求。

同伊曼纽尔·康德(Immanuel Kant)一样,威尔逊坚信,即便是普通的民众,当存在着事关和战的基本准则的讨论时,也不难形成合乎道德法则的判断。因此,在民众掌控下的民主政体在本质上是倾向于和平的。然而,专制制度使占据统治地位的“一小撮特权阶层”可以在“民众无权表示疑议”的情形下,以有组织的军事力量作为后盾,或主动(因受权力意志的诱惑,或是对狭隘私利的追求)、或被动(因陷入纠缠不清的同盟义务中)地进行对外战争和民族征服,由此势必导致国家对力量波动的高度敏感,并造成“互相之间猜疑戒备”。而为了使自身在潜在战争可能突然爆发的情况下不至于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国家必然会追求“纠缠不清的同盟”和“必将改变国家民主性质的黩武主义”,以保证国家的生存,其结果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战争。

专制政体不仅可能引发战争,而且还会提升战争烈度。威尔逊认为,专制政体引发的战争,通常是在未获民众同意,又或是在逼迫、诱使民众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战争必须取得胜利以增加其利得、权势和权威,如此才能确保民众继续支持专制政体。而“如果他们后退或被击退哪怕一英寸,他们在国外和国内的权势就会像纸牌屋一样砰然倒塌”,“民众会将其撇开”,建立一个“对民众负责的政府”。这就使得专制政体为了胜利不惜采取任何措施,甚至包括违反人道原则的措施。事实上,在威尔逊看来,击沉卢西塔尼亚号(Lusitania)和苏塞克斯号(Sussex),并最终将美国卷入一战的无限制潜艇战就是“对类似正义和人道原则最明显的违背”,它表明了德意志帝国政府对“人道主义原则,历史悠久且无可争议的中立国权利,以及非战斗人员的神圣豁免权”的背弃。由此,构成了威尔逊最终带领美国介入一战的一大缘由。

即使专制政体最终取得胜利,抑或与其他国家达成妥协实现和平,它也是不可信任的。因为它们“不顾荣誉,无视正义,不遵守契约,不接受原则,只相信武力和自身利益”。即使和平得以实现,其他国家也难以相信专制政体会始终遵守和约,或是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不会再次发动对外战争。如果说民主政体可以仰赖民众的内部制约而使其言行一致的话,那么专制政体既没有内部制约,又因国际的无政府状态而缺乏外部制约,再加上其扩张的本性,结果只能是其他国家对它猜疑戒备。

对此,威尔逊指出,除非民主能够扩展至全世界,否则和平无有可能。因为“如果不能认可和接受这一原则(指政府必须建立在被统治者同意的基础之上),那么任何和平都将不可避免地遭到扰乱……世界只有在其生活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才能保持和平。而如果抱有反叛意志,没有精神的安宁与公正、自由和正义之感,那么稳定没有可能”。

尽管带有明显的自由主义倾向,威尔逊还是接受了19世纪末对“文明民族”与“落后民族”的区分。而正是对“落后民族”缺乏自治能力的认定促使威尔逊试图承担起自由教化的使命。尽管榜样的作用和言辞的教导或许是完成使命的上佳选择,但某种程度的暴力以及直接的管制并非完全被排除在外。威尔逊发现,某些“落后民族”因为外部现实环境的压制,不仅无法构建起自由政体,甚至难以确保国内稳定。倘若这些民族不能通过自我发展来改变这一外部环境,那么由“文明民族”介入其中或许就是可行的选择。由此促使威尔逊对墨西哥、海地、多米尼加等国进行干涉,拒绝允许菲律宾独立,支持国联的委任统治体系。不过,当其面对的是“文明民族”时,威尔逊便会因对象已经具备自治乃至发展能力而改变逻辑:即由通过武装干涉、政治监管将其他国家纳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转向依照在大致平等基础上协商而得的规则,将各国纳入国际机制,如泛美同盟、国际联盟,依靠国际机制的引导来逐步实现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因此,威尔逊的家长式帝国主义和自由国际主义并未经历由前者向后者的转变,并且也不是威尔逊游移其间,完全对立的两极。相反,至少在威尔逊那里,两种逻辑均因旨在构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而可互为辅助。其间的差别仅在于施行对象的不同——前者以“落后民族”为主体,后者针对的则是“文明民族”。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泛美同盟还是国际联盟均是开放性的,但“落后民族”只有经过教化达到标准之后,才能作为其中平等的一员。从这个角度来说,尽管两种逻辑集于一身,但确实仅存在一个伍德罗·威尔逊。

聚焦国际时政热点、大国崛起、中美关系、军事动态、战略评估,进行深度锐评与理论洞察。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