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网址yabovp.com】博亚体育app下载,最新平台|主页【人间万事细如毛,我有小事大如斗】,【苦难一事,世间何其多,有何奇怪?任何一个身世坎坷的孩子,谁缺这个?可奇怪之处,在于吃苦二字,怎么一个吃法,人间苦难,不消说也,说不得也】

顾维钧出生在上海一幢老式住宅中。由于家道中落,做过晚清第一任交通银行总裁的父亲顾溶失业,当时一家生活无着。

说他是福星也不为过,顾维钧自幼聪明好学,4岁时便入私塾读书,11岁时跟着姐夫进入英华书院。光绪末年,顾维钧的父亲进入上海道尹袁观澜幕府上班,一起在袁幕府上班的有位相士叫张衡山,看相非常厉害。他给衙门中许多官员看过相,据说十分灵验。

当时袁观澜之子袁履登和顾维钧同在英华书院读书,两人关系很好,课后常一起在衙门里玩。张衡山看了两孩子的面相,这两个孩子长大都不同凡响,只袁履登面相有点不正,恐怕将来很难善终,结果后来沦为汉奸。而顾维钧的一生确实一帆风顺,富贵双全。

张衡山膝下有一娇女,与顾维钧年龄相当,面对这么好的女婿,张衡山又怎么能错过呢,便托人做媒把女儿许配给顾维钧。这个时候的张家境况比顾家好得多,况且张衡山又是袁道尹的姨表兄,顾家岂有不乐意之理。顾维钧12岁,张衡山的女儿张润娥10岁,便由双方家长订了婚。

顾维钧在英华书院毕业后,他父亲本来打算让他学习经商,上班的钱庄都已对安排好。但是张衡山知道后极力反对,他认定顾维钧必可造就,乃资助维钧进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当时的上海圣约翰大学是一所贵族学校,学费相当昂贵,一般人根本读不起,可见张衡山为了顾维钧下足了血本。

顾维钧在圣约翰毕业后,张衡山又卖掉一部分祖产,供他赴美留学。1904年,顾维钧到达美国,先进入纽约州的库克学院读英语及预科课程,一年后考入哥伦比亚大学,主修政治学和国际外交学。课余,顾维钧参加“语言社”、“辩论会”等活动,在活动中培养了敏捷的思维、风流的文采和雄辩的口才。同时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担任东部各州中国学生联合会主席,见识和眼界大为开阔。

四年后,在顾维钧读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父亲顾溶从国内来信催他回家结婚。喝了几年洋墨水的顾维钧,此时突然感觉到父母包办的这桩婚姻极不好,而自己的未婚妻是旧式女性,脚上还裹一双三寸金莲,让他难以接受。但是迫于父亲的命令,顾维钧也只能回国完婚。

结婚后,顾维钧坚持不入洞房。新婚夜藏在母亲房中度过,后来被迫回到自己房中,却睡在沙发上,从此与妻子井水不犯河水,一直相安无事。

顾维钧完婚后返回美国时,近于父亲的威严,只得带着“新婚”妻子同行。他仅把妻子当作亲妹妹,到了美国后通过朋友关系把张润娥寄托在一对德国血统老夫妇家。让妻子和他们共同生活,补习英文。他自己回纽约上学去了。

1908年冬,清政府特使唐绍仪访美,返国前夕,特邀40位在留美学生代表聚会。此举一为鼓励莘莘学子好好学习,将来报效国家,二是物色杰出人才,日后好引荐他们回国服务。顾维钧以《中国学生月刊》主编身份参加。此时顾维钧已崭露头角,在欢迎宴会上,自然而然成为学生团体的代言人。他精彩而简短的发言,受到唐绍仪和著名外交家伍廷芳、颜惠庆的一致赞赏。会后唐绍仪私下接见了顾维钧,对他的发言表示了欣赏并予以鼓励。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并推翻了清朝统治,但革命果实不久被北洋军阀窃取,袁世凯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唐绍仪被任命为首届内阁总理。唐绍仪上任之后后,立刻把顾维钧推荐给了袁世凯。当时顾维钧正在准备博士学位的答辩,他的论文《外国对中国政府的权利要求》刚刚写了一个序章,邀请他回国担任英文秘书的信件就寄到了纽约。

以顾维钧的才华和成绩留在美国一点问题都没有,但他一心想报效祖国,为落后的祖国尽一份力。学业尚未完成,令顾维钧颇感为难。他和导师约翰穆尔商量。约翰穆尔看过他的论文《序章》后,告诉他说:单独的《序章》写得已经很好,可以作为博士论文来答辩。在导师的理解和支持下,顾维钧提前进行了论文答辩并获得通过,顺利拿到了博士学位,于1912年4月启程回国赴任。

顾维钧回国后即被委任为民国政府的总理秘书,负责处理总理与外国政府、外国友人的一切来往函电。这对24岁的年轻人来说,能受到这样的待遇,的确令人感到荣耀。

顾维钧不仅才华横溢年轻有为,而且相貌英俊风度翩翩,是有名的“民国三大美男子”之一。

这段时间,顾维钧下班后时间,经常出入于北京饭店舞场,在这种场合下,一个偶然的机会,遇上唐宝玥,内阁总理唐绍仪的三小姐。

唐宝玥会英语、也受过良好的西方教育,两人一见中情,但从名义上,顾维钧已经是有妇之夫,为了迎娶唐宝玥,顾维钧写信给张润娥提出协议离婚。顾维钧表示,离婚之后,自己承担费用供张润娥留在美国读书;张润娥也可以回国在顾家生活,或者回娘家生活,她可以自由支配顾家的家产。

张润娥接信后对一切均不表态。但顾维钧依旧草拟离婚协议,寄给张润娥征求意见。张润娥此时已在美国读书两年,思想已不像原先那么守旧,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数月后张润娥回国,两人晤面。张润娥表示,如果顾维钧要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她便签。张润娥的宽容和豁达,反倒令顾维钧多了几分内疚。

张润娥离婚后即落发出家,令其父痛悔万分,看了一辈子面相,没相出顾维钧会与女儿离婚,到头来害了女儿,没过多久,张衡山抑郁而死。

1933年,顾维钧再度出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时,得知张润娥的生活过得相当清苦,特地写了一封信表示“赎罪”,同时附送5万元,但张润娥没有接受,将信和款一并退了回来。

充满戏剧性的是,顾维钧与张润娥离婚后,因唐绍仪早期丧妻,最近也要与上海某洋行买办家的小姐结婚,选定的日子与顾维钧相同,父女两人同日举办婚礼,必然会令社会各界哗然。顾维钧欣然从命,另择婚期。从此,顾维钧在北洋军阀政府中的政治地位更稳固了一层,两年后出任美国公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使节。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德法俄相继投入欧洲战场,无暇东顾,日本乘隙扩大在华势力,于11月占领青岛,接管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对德战事结束后,日本不但没有如先前所说从中国撤军,反而在1915年1月向袁世凯提出臭名昭著的“二十一条”并要求袁世凯保守秘密,否则将对中国采取军事行动。袁世凯一时没有主张。陆军总长段祺瑞说,只要总统下令抵抗,中国军队可以抵抗日军48小时。

然而,顾维钧认为,中国需要外来的支持,此时应利用世界各国同日本的矛盾,特别是美日、英日的矛盾。建议将“二十一条”公诸于世,因为中国的保密承诺是在被威胁的情况下做出的,没有必要遵守。

在总统和外交总长同意的情况下,顾维钧便在英美公使之间求得同情,不久外国报纸刊载了“二十一条”内容,以及顾维钧揭露日本行径的文章,引起国际反响,对日寇构成了压力。顾维钧在中日问题上的看法,以及在这次外交中所表现的不凡勇气和才能,引起外交部的高度重视,为以后参加巴黎和会和华盛顿会议谈判中日问题奠定了基础。

1915年,27岁的顾维钧被任派驻墨西哥公使,成为近现代乃至当代中国外交史上最年轻的全权正使。不久,调任驻美国兼驻古巴公使。此时欧洲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顾维钧在华盛顿时常拜访交战双方的驻美公使,了解核实欧战的真正情况及他们各自政府对战争前景的看法,并及时电告中国政府。

美国参战后,顾维钧建议中国同美国保持一致。后来段祺瑞政府于1917年8月对德宣战,这固然有美国的影响,但顾维钧的建议起了一定作用。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与同盟国缔结了和平条约。协约国的其他国家也想早日结束战争,恢复和平,并打算在战后建立一个维护世界和平的组织。顾维钧感到此举对中国事关重大,因为自19世纪中叶以来,中国在对外关系中一直处于不平等地位。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在即将召开的和会上争取收回一些失去的权利。

于是,顾维钧为此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搜集包括英、美等国各种计划草案的资料,进行研究分析之后确定中国应采取的策略。同时研究了对中国有特殊利益的问题,以便中国政府在和会上提出这些问题。他把小组研究情况及时报告北京政府,建议政府为战后将要召开的和会作好准备。

当时执政的段祺瑞接受了顾维钧的建议,特地成立外交委员会,以顾维钧寄发的报告书为基础,研究中国要向和会提出的问题。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即将召开巴黎和会。当时中国政府派出了华工协助打胜“同盟国”,属于战胜国一方,顾维钧却遭受了有生以来第一个沉重的打击。

顾维钧与唐宝玥结婚后感情笃深,并很快有了一儿一女,顾维钧活跃于美国朝野人士之中,唐宝玥也不负顾维钧的期望,作为外交官夫人,不仅出得厅堂,还下得厨房,不仅照顾好了家里,为了丈夫的事业不遗余力,常常出席各种交际活动,难得的贤内助。

1918年10月的某一天,美国同时在华府和费城举行两大盛会,顾维钧无法同时参加两个会议,便让唐宝玥选一地代表自己参加。唐宝玥主动要求去距离远的费城。当时美国风好爆发了西班牙流感,在返回途中唐宝玥不幸染病,回到华盛顿后便病倒了。由于当时医学尚不发达,两天后唐宝玥便撒手人寰。

这个打击来得太突然了,令顾维钧整个身心如坠深渊,受到沉重地打击。但巴黎和会召开在即,顾维钧必须从悲痛中振作起来,才能从容赴会,不辱使命。

顾维钧不惜重金,厚殓唐宝玥,将她的遗体置于玻璃棺中运回国内,暂厝在老家江苏嘉定顾氏宗祠内,在原棺外又加上一层椁。据说1924年至1925年间,清明时节还揭去外椁,让乡人瞻仰唐氏遗容。后在军阀混战时局不稳,顾维钧决定将其遗骸改为土葬。

料理完亡妻后事,顾维钧返回美国。1918年12月,顾维钧在启航飞往巴黎前,特别拜访了美国现任总统威尔逊,经过双方沟通,威尔逊答应在和会上支持中国,这让顾维钧多了一份信心和期望。

参加巴黎和会是顾维钧外交生涯中最为成功的一幕,顾维钧扬名立万的地方,只不过当时的中华民国实力不济,纵有再高的才华也改变不了国家受欺凌的现状。

1918年12月4日,顾维钧抵达巴黎,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和会中各国席位的问题。会议将各个国家划分为三等,一等的五个大国分别为英、美、法、意、日,各国分别有5个席位;其他一些国家3个席位;一些新成立、新独立的国家只有2个席位。中国被划为最末一等,只能有2个席位。

北京政府派出了5位代表,分别是外交总长陆征祥、驻美公使顾维钧、南方政府代表王正廷、驻英公使施肇基、驻比公使魏宸组。由于英、法阻挠,顾维钧四处奔走争取席位无果,5位代表只能轮流出席会议。

中国准备向和会提出收回山东权利问题,但日本先发制人,率先在5个大国的“十人会”上提出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应直接由日本继承,所谓的“十人会”就是美总统与国务卿,英首相与外相,法总理与外长,意首相与外长,日西原寺亲王与代表,5个国家10个人在一起开会。妄图在没有中国代表参加的情况下获得会议通过。对此,美国代表没有顺应日本代表的意图,而是表示应该听取中国方面的说明。于是,“十人会”决定邀请中国代表出席当天下午的会议。

这是关系到山东省命运和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重大问题,按照国际惯例应由第一代表团长陆征祥亲自参加。但陆征祥只会法语不会英语,而大多数与会代表只懂英语,这显然不利于各国代表了解事情真相,不利于取得各国代表的支持。其他代表或是不足以担此重任,或是为个人名利着想不愿意参加辩论,在这关键时刻,顾维钧站出来承担这副重担。

1919年1月28日,和会举行五国会议,讨论山东问题。日本代表牧野提出德国原在山东的一系列侵华权益应无条件让与日本。顾维钧针对日本代表的无理要求,慨慷陈词,指出中国作为主权国和战胜国,依据国际间的基本准则,完全应该收回本国的领土主权。

顾维钧强调胶州租借地胶州铁路及其他一切权利,应直接交还中国。青岛完全为中国领土,当不容有丝毫损失,并且中国对德宣战之文,业已显然声明中德间一切约章,全数因宣战地位而消灭。约章既如是而消灭,则中国本为领土之主,德国在山东所享胶州暨他项权利,于法律上已经早归中国。

接着,他又从经济文化、历史地理等方面阐述山东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说西方出了圣人,他叫耶稣,基督教相信耶稣被钉死在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成为世界闻名的古城。而在东方也出了一个圣人,他叫孔子,连日本人也奉他为东方的圣人,牧野先生你说对吗?

顾维钧的据法引典,陈情说理,掷地有声。发言一结束,美国总统威尔逊、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和法国总理克里孟梭——巴黎和会的三巨头一齐走上前和顾维钧握手,对他的发言表示祝贺,并说整个发言是对中国观点的卓越论述。

在顾维钧的雄辩面前,日本代表完全处于了劣势。这是中国代表第一次在国际讲坛上为自己国家主权所作的成功演说,在中国外交史上地位非凡,顾维钧也因此在国内外一举成名。

这次雄辩暂时扭转了中国方面的被动局面,形势对中国本来十分有利,然而到了4月,变化陡生。这帝国主义国家因分赃不均吵了起来,意大利在争吵中退出了和会。日本也借机进行要挟:如果在中国山东问题上,日本得不到满足,就将退出和会。这几个所谓维护各平的大国为了各自的利益,最终决定向日本妥协,强迫中国无条件牺牲自己和利益,满足日本的要求。也正是这一事件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愤怒,同时也点燃了“五四运动”的火种。

这样的结果让代表们无比失望,一部分代表直接离开了巴黎,陆征祥则住进了医院。“巴黎和会”最后的日子里,顾维钧孤身为中国的利益尽最后的努力,一直坚持签约前的最后一刻。

无论顾维钧怎样努力,列强们一再拒绝中国的正当要求。不允许保留签字,也不允许附在约后,更不允许约外声明,只能选择无条件接受。

然而,此时政府已经下达签字的决定,陆征祥也没有反对,他担心如果拒签可能自己的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倾向于签字。

与此同时,国内五四运动的浪潮已席卷全国,国内外团体纷纷要求拒签。6月24日以后,北京外交部接连电告代表团:国内形势紧张,广大国民要求拒签这些条约,政府的压力非常大,因此,是否签字由陆总长自己决定。此时的陆征祥已在在医院住了一段日子了。

6月27日晚,顾维钧去医院看望陆征祥,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代表团秘书长岳某在看完陆征祥后先行告退,几分钟后却又急匆匆返回来,说在医院外面受到了袭击。原来,花园里聚集着数百名中国男女,拦住他质问为何要签约。人们将他看做是陆总长的心腹,认为陆已决定签约,威胁说要杀死他。一个女学生甚至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枪对准他。他吓得跑回陆征祥的病房。

顾维钧对他安慰一番后,送他返回。当他们到楼下时,立刻被人群围住。但人们看清是顾维钧时,气氛缓和下来,顾维钧告诉大家中国当然不会签字!多年后顾维钧再次遇到那个女学生,方知大衣口袋里装的不过是一段枯木。

1919年6月28日,当签约仪式在凡尔赛宫举行时,中国代表已经离去!决定拒绝签这种有损国家利益的不平等条约,顾维钧与其他代表此时也表现出了高度的爱国主义。

这次拒签,是中国代表第一次在世界舞台上说“不”,终于打破了以往“始争终让”的外交局面,在国际关系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外交迎来新的起点,以后,中国从这个时候开始,也一步步夺回了丧失的主权。

巴黎和会上的突出表现,顾维钧本人被誉为“青年外交家”。之后顾维钧成为“小国”五代表之一,参与拟定国联公约。

1920年10月,顾维钧被任命为驻英公使,兼任国联行政院中国代表。1921年10月,顾维钧以施肇基率领的中国代表团团员身份出席华盛顿会议。此次会议中国地位与巴黎和会时有所不同,美国不满日本独霸中国,有意抬高中国地位,以继续推行“门户开放”政策。

中国代表团正式代表有4人:施肇基、顾维钧、王宠惠、伍朝枢。顾维钧又一次在国际舞台上充分发挥了杰出的外交才能和维系内部团结的才能。

美英两国恐日本退会,压中国与日本直接交涉,由美英居间调停。中日交涉主要由顾维钧出面。

1922年2月,顾维钧与日本代表签订了《解决山东悬案问题条约》及《附约》,为后来收回山东权益和胶济铁路打下了基础。

不过总而言,顾维钧才华横溢不可否认,处于当时那样的国情,在外交舞台上能争取到这样的结果,已经相当不错了,通过“巴黎和会”的结果,让我们国人民早体会了“弱国无外交”的痛苦。这一句话我们也需要时刻铭记在心中。

当我们看到叙利亚代表孤独无助的背景,也想起百年前的中国,国家没有实力根本没有线前我们能把世界上最大的帝国逼上谈判桌,没有战场上的胜利,又怎么可能实现呢?想到这些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抱怨现在的中国?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